昨天,政协经济界别联组讨论。今年财政预算报告中特别提出,要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国家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说,在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纳入预算管理工作的开展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倾向于多报地方存量债务;列席会议的中央深改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穆虹透露,“国企改革系列实施方案在今年与社会见面可以期待”。

某地有资金从1979年到现在未动用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在发言中说了两件事:一是去年国家审计署对存量资金进行审计时发现,某地有资金从1979年就开始结余,到现在仍未动用。

二是经济发达的某直辖市,国家审计署在银行审计时发现该市纪委有8000万元存款,存了8年没动,可是纪委说不知道。原来是当时的纪委领导存的定期存款。领导调走了,换了好几个领导,现任领导不知道,国家审计署最后将这笔款项找了回来。

董大胜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一些人觉得,单位财政账上要有点结余,以备用时之需。同时,有人将收入转到账外结存。

有村长私自刻章骗补贴

董大胜建议,要盘活这些财政存量资金,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他说,财政收入从2000亿增长到15万亿,但存在管理不严、骗取挪用的现象。他举例说,某省被骗的农基补贴数千万元。有的地区农村补贴不少,有一个村长替所有村民都刻了一个章背在身上,有补贴来就盖一个章领钱。当时审计部门不好查,就直接打车从省城到村里,向村民调查有没有收到这个钱,发现补贴都被村长挪用了。

董大胜又举例说,某科长承担一个课题,科研资金80万元,他的夫人就注册了一家公司,注册地址是自己家,把课题揽到手,然后用一本已经出版的图书作课题成果,把80万元拿走了。因此,他建议要强化预算资金的监管,加强绩效评估。

要注意地方债务数据飙升

对于外界高度关注的地方债务纳入财政预算问题,董大胜表示,这是今年财政工作的重要任务。国务院去年9月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之后财政部又制定了《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清理甄别办法》。

“据了解,在这项工作开展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倾向于多报地方存量债务,使这些地区的地方政府债务增速较快。债务增速数据飙升的背后,不排除地方政府把一些本不该纳入地方政府债务的债务也纳入到这个范围内,这是个值得注意的倾向,各相关部门应确保地方债务清理甄别的准确性。”董大胜强调。

编辑:SN123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