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学竟成了传销“圣地” 湖南集中整治

新华网长沙12月25日电(记者白田田)近年来,位于湖南长沙的中南大学新校区部分教学楼、雕塑等建筑物成为传销分子“膜拜圣地”,被当成“洗脑”的工具,每天校园内聚集的传销人员众多。

记者从湖南省工商局了解到,为改变中南大学新校区传销活动猖獗的状况,有关部门成立了中南大学打击传销集中整治行动指挥部,自9月份以来集中开展专项执法和日常监管,目前传销人员活动已得到明显遏制。

在专项执法行动中,执法人员累计出动430人次,抓获约650名传销人员,暂扣车辆19台;在日常监管中,对于分散进入中南大学新校区等周边地区的传销人员,出动执法车辆进行驱散,同时对顽固人员集中训诫后进行处罚,并在校区及周边张贴大量宣传资料。

湖南省工商局副局长鲁先华表示,中南大学打击传销集中整治行动要实现创建“无传销社区”“无传销校园”的目标,继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确保持久威慑力和影响力。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沈颢认罪前秦朔王石已是老友

就像企业家与媒体人的友谊说不清一样,企业与媒体的“广告合作”也说不清——广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体宣传作用还是为了购买安全感,这怎么界定呢?所谓难以界定的地方,往往就是灰色地带,而灰色地带,在“定罪”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富矿”……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台湾教科书别用多元掩盖台独

与过去激烈地要求“台湾独立”、“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做法不同,当下的亲绿学者喜欢用更柔性的方式来表达所谓“台湾事实上的独立”论调。比如他们刻意把台湾当做一个“超然”的实体,而不论是郑成功、清政府、“国民政府”还是荷兰、西班牙、日本,他们都是“外来政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