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 (记者温薷) 昨天,北京市财政局介绍,北京已部署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整治工作。本周前,市级各部门预算单位、区县财政局须完成对三公经费、会议费、培训费、“小金库”的自查工作。

全市范围开查小金库

近日,财政部、审计署印发《深入开展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方案》。对此,昨天北京市财政局表示,北京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相应工作。

北京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此项工作将由财政部门统一牵头组织,审计部门协助配合。同时,市级各部门预算单位、各区县将分口把关、分级负责。

据介绍,北京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治理工作的范围包括全市所有纳入预算管理的、或有财政拨款的部门和单位,重点是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

9月19日前完成检查

按照部署,本周内,北京市级各部门预算单位、各区县财政局须完成对三公经费、会议费、培训费、“小金库”等方面的自查,并形成统计表汇总报送市财政局。

此外,各区县财政局还将在9月19日前,完成对三公经费、会议费、培训费、“小金库”的重点检查并出具重点检查报告。

据悉,根据中纪委对“小金库”的定义,是指违反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应列入而未列入符合规定的单位账簿的各项资金(含有价证券)及其形成的资产。

其中,主要包括违规收费、罚款及摊派设立“小金库”;用资产处置、出租收入设立“小金库”;以会议费、劳务费、培训费和咨询费等名义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经营收入未纳入规定账簿核算设立“小金库”;虚列支出转出资金设立“小金库”;以假发票等非法票据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上下级单位之间相互转移资金设立“小金库”7种表现形式。

■ 盘点

全国性的“小金库”治理行动,已于近日拉开序幕。全国性“小金库”治理,这并不是第一次。2009年至2012年,中纪委、监察部、财政部、审计署也曾推出为期三年的“小金库”治理行动,并查出“小金库”6万多个。但仅相隔一年,从中央机关单位到地方政府,再次查出大量“小金库”。“小金库”为何屡查屡犯?本次“小金库”治理,能否终结“小金库”现象?

【现状】

中央地方均查出“小金库”问题

上一次“小金库”治理,中央治理“小金库”工作领导小组曾于2012年1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通过三年治理,全国共查处“小金库”60722个、涉及金额315.86亿元,10429人被追责。

新京报记者梳理审计报告以及各省区市的相关资料,发现相隔一年,“小金库”“春风吹又生”。不论是中央机关单位、央企、地方政府,还是国家大型工程项目、专项资金,均查出“小金库”问题。

审计署今年6月发布的中央机关单位审计报告和央企审计报告显示,卫计委(“小金库”金额665.15万元)、林业局(“小金库”金额3624.84万元)等2个国家部委,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小金库”金额55.69万元)、大唐集团(“小金库”金额211.40万元)等2个央企,都被查出“小金库”。

国家大型工程建设项目、西电东送21个输变电项目审计结果也表明,北京、湖南、湖北、陕西、甘肃、宁夏的6个项目均私设“小金库”,总额高达13.8亿元。

地方政府的“小金库”情况也不容乐观。今年6月底,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报告时,通报称,“审计9个省本级、9个市本级和18个县发现,通过将财政收入滞留在财政专户或过渡户等少反映收入823.31亿元”。受访专家认为,这823.31亿元被藏起来的“收入”,事实上就是地方政府的“小金库”。

各省份今年以来陆续发布的资料,也呈现出“小金库”详情。广东、江西、黑龙江今年1月分别通报,广东发现“小金库”22个、涉及金额约2000万元;江西开展“小金库”治理“回头看”,全省共发现“小金库”487个;黑龙江清理各类“小金库”66个。

天津今年6月通报,全市共清理出“小金库”377个,涉及金额7951.3万元;山东7月30日通报称,全省20个单位查出“小金库”,私存私放5590万元。

【应对】

“小金库”怎样能斩草除根?

本次“小金库”治理,能否破解屡查屡犯“痼疾”?

审计署特约审计员、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认为,“小金库”之所以治理难,主要因为“小金库”是一种团体性集体腐败,为本单位员工“谋福利”。因此,此前治理多是鼓励自查、依靠自查、自查从宽,也就是自查自纠、自主发现了问题,从轻、减轻乃至于免予处分。但本次治理在八项规定的大背景下,“查处力度肯定比原来严格,而且以‘三公’经费、会议费、出国费、培训费等为重点,封堵了‘小金库’资金的源头”。

财政部监督检查局局长吴奇修也表示,本次治理将清理检查应列入而未列入规定的账户、账簿,坚决查处贪污、私分、行贿、受贿,以及套取会议费、培训费和出国费用等设立“小金库”问题。

但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小金库”斩草除根,首先应取消财政专户,“中央财政在商业银行开设了41个财政专户,地方的财政专户更多。地方政府可以把收入藏到财政专户里,不上缴国库”。

“‘小金库’虽然花样繁多,但滋生土壤主要来自两方面”,他表示,“一方面是预决算太粗,水分多,报给人大审批的都是大的数据,缺乏细化的审核、把关,这就给机关单位留下了转移资金的空间。比如会议费,哪类会议该有多少人参加?人均标准是多少?只有细化、公开到这种程度,才能堵住‘小金库’资金来源。另一方面在于政府的权力过大,可以通过行政审批权、处罚权,设立收费、罚款项目,‘创设’”。

施正文强调,单纯依靠治理行动无法根除“小金库”,“彻底解决‘小金库’问题,还有待于完善预决算制度,加快政府转型、向市场放权”。

【分析】

巨额“小金库”钱从哪来?

巨额“小金库”是怎样形成的?钱从哪来?

“私设‘小金库’的手段花样繁多,资金来源包罗万象,但总体来说,不外乎虚报、冒领、套取、截留”,湖北一名局级干部对新京报记者说,“比如搞一个项目,或者开一个会、办一个活动,如果项目、会议、活动是真实存在的,可以套取、截留资金,比如申报的经费是100万元,实际花掉了50万元,剩下的50万元,就用各种发票乃至于假发票冲账,这50万元就成了‘小金库’。也有一种情况,项目、会议、活动根本就不存在,是虚构的,但只要用发票抵账,这100万元就全部成了‘小金库’”。

审计署等部门通报的“小金库”案例,证实了这个说法。

以“西电东送”项目为例,陕西送变电工程公司就通过“虚构”,签订虚假合同、开具虚假发票、编制虚假工程结算书等,套取了1.5125亿元;宁夏送变电工程公司则通过假开工资,编造虚假人员名单、虚列工资支出,套取了967万元。

还有的单位通过吃“回扣”、“差价”,设立“小金库”。

如山东省机械工业协会,委托山东新丞华展览有限公司承办机械制造装备展览会,2008至2013年,协会总计支出了325万元,但支出后又转回了195.56万元,汇入“小金库”。

山西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制证中心在1999年至2010年长达11年内,隐瞒了身份证制作材料进销差价累计492万元,形成了“小金库”。

有的单位还通过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设立“小金库”。

如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去年就被当地纪检部门发现,下属4单位收取征地代理咨询费、业务培训费、土地整理项目规划费、矿产资源评审费等,设立的“小金库”金额1200多万元。

新京报记者 王姝 见习记者 郭永芳 陈瑶 刘素宏

(原标题:北京小金库自查本周完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