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年前,至少有1.8万余名欧洲犹太难民为逃离纳粹迫害来到上海避难;现在,这些犹太难民或者他们的亲朋好友可以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的“上海名单墙”上找到他们的名字,以纪念他们曾经经历过的那段在上海的生活。

9月3日,“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逃亡上海犹太难民名单墙”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举行揭幕仪式,由13732位原上海犹太难民姓名组成的“上海名单墙”正式对公众开放。

回忆

“对上海感觉概括为感激”

9月2日,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举行了“上海名单墙”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75岁的索尼娅显然最引人注目,她不仅出生在上海,属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避难的犹太难民之一,也是一名对这段历史颇有研究的学者,已出版了多本相关著作,“上海名单墙”上13732位原上海犹太难民姓名都经过了她的审核确认。

“75年前即1939年,我出生在上海,我父母是从德国逃亡到上海的。”

索尼娅回忆说,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中国上海给了他们庇护。在上海生活的时候,尽管生活拮据,但这个城市给索尼娅一家一种无可比拟的安全感。“我爸爸妈妈后来曾经跟我说,万一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回到上海,因为你有上海的出生证。”

战后,索尼娅一家回到了德国。在当时的上海犹太难民中,只有大约600人回到了德国。索尼娅在德国学习教育学,并且成了一名德语和英语教师。她认为,童年在中国的经历对她的工作大有裨益:“国际性对我来说始终是理所当然的。我的早年岁月是和中国人、印度人,以及其他一切可能遇到的国家的人一起长大的。”这一点在她日后教授德语的时候帮了她很大的忙。她一直向学生讲述自己1939年至1947年间的经历,讲她对上海的感觉——那常常被概括成两个字——感激。

名字

“似乎一张张脸浮现眼前”

对索尼娅而言,这段流亡上海的经历是永远难以磨灭的记忆,因此在正式职业之外,索尼娅还潜心研究犹太难民避难上海的历史,并出版了包括《生在上海的移民后代》、《虹口犹太区的生活和生存(1939-1947)》在内的多本著作,发表的文章更是不胜枚举。

此次“上海名单墙”上13732位原上海犹太难民的姓名主要基于索尼娅的资料整理与研究。“我掌握的名单主要基于1944年的一份外国人登记名单。1947年,一位与日本官员相熟的奥地利人偷出了这份名单的复本,这也是所能找到的这份名单的唯一一份复本,不过这份名单并不齐全,大约有30%的人未登记在上面。”

索尼娅称,当自己拿到那份名单复本时,情绪难以自控,“薄薄的纸头上印满了名字,有些人是我认识的,有些已经过世了,看着这份名单,似乎一张张脸浮现在我的眼前。”

索尼娅说,自己一直认为名字非常有趣、也非常重要,“在纳粹时期,犹太人被剥夺了名字,代之以编号。所有逃难到上海的犹太人都是带着名字来的,一个名字就是一个生命,他们都因为上海得以活了下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设立‘上海名单墙’的原因,这不像在其他国家的墙那样是用以哀悼的,这是生命之墙。”

名单墙

“希望墙上名字更加齐全”

“上海名单墙”用26块铜板雕刻蚀刻文字,长37米,宽2.5米,是全球唯一一个以拯救为主题的幸存者名单纪念墙。纪念墙的顶端由艺术家何宁设计,采用高浮雕和浅浮雕相结合的处理手法,重点刻画“六个人”的形象,分别是正统犹太教徒、老年犹太妇女、中年男子和儿童以及青年男女的形象,代表着信仰、苦难和爱、坚定和未来、光明和希望。

“之所以选6个人,是因为二战期间,600万犹太人惨遭屠杀,我们希望通过6这个数字提炼和表现大屠杀的主题。”何宁也强调,“上海名单墙”绝对不是哀悼、哭泣之墙,而是活的生命之墙,讲述了犹太人在上海重获生命的故事。

2日下午,正在上海犹太纪念馆参观的多尔特驰夫妇也有幸一睹即将在3日正式揭幕的“上海名单墙”,这对来自美国纽约的犹太夫妇在名单墙上发现了多尔特驰先生叔叔的名字,“这真是一个大惊喜,我们知道叔叔得到了上海的帮助,所以来犹太纪念馆参观,没想到竟然在墙上找到了他的名字。有这样一堵墙,我们感觉非常棒。对于上海,我们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丽莎·多尔特驰激动地说。

据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馆长陈俭介绍,至少有1.8万余名欧洲犹太难民为逃离纳粹迫害来到上海避难,因此印刻了13732位原上海犹太难民姓名的“上海名单墙”还有待继续增加。“我们欢迎全世界的朋友给我们提供线索,希望‘上海名单墙’上的名字越来越齐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